新闻 news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> 新闻 > 武汉中院牵来中联重科 鄂企龙头重整两年后脱胎换骨

新闻

“双智天花板”也有“宝藏实力”,问界M5停车楼3600°速倒刷圈再次出圈 “双智天花板”也有“宝藏实力”,问界M5停车楼3600°速...

  说起新能源汽车,很少有人将其与“操控性能”联想在一起。但问界M5就曾经大秀性能实力,一举打破了...

  • 问界M5操控有多强?行业首次3600°速倒刷圈是最好的...

    日前,有着“魔鬼停车楼”之称的上海宝山旋转停车楼迎来了一场3600°速倒刷圈挑战。本次挑战由赛车手刘泽煊和汽车博主玩车女神来完成,两位车手分别驾驶一台曙光黄配色的涂装款问界M5和一台粉白配色的问界M5。两台车...

  • “放歌大武陵 谱写新篇章” 2023武陵山原生民歌音乐...

    为全面推动大武陵区域文旅深度融合发展,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,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,由武陵山文旅发展联盟指导,渝鄂川三省(市)文旅部门共同主办的2023武陵山原生民歌大赛将于11月1...

  • 江享科技集团出席2023武汉三季度招商引资项目签约...

      9月4日,2023武汉三季度招商引资项目签约大会在武汉会议中心举行。 省委常委、市委书记郭元强出席大会。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程用文致辞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立山出席,市领导杨玲、刘子清、曾晟、张俊...

  • 湖北武汉:“福兔”“雄狮”闹东湖

    锣鼓声声龙狮舞,张灯结彩闹新春。1月23日大年初二,赏舞狮、逛市集、赢好礼、乐萌宠,东湖绿道年味浓。 当日上午,伴随着喜气洋洋的敲锣声,东湖绿道湖光序曲广场“空降”中国传统民间习俗醒狮舞龙,或翻腾或跳...

  • 湖北潜江宝湾村:小龙虾“喝豆浆”

    过了腊八,江汉平原年味渐浓。 每天清晨,湖北省潜江市积玉口镇宝湾村村民王华早早起床,为虾苗磨好豆浆。 小龙虾“喝豆浆”,究竟是怎么回事? 1月10日,带着好奇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宝湾村的虾稻田里...

武汉中院牵来中联重科 鄂企龙头重整两年后脱胎换骨

发布时间:2022/04/01 新闻 浏览:53

3月22日,天刚蒙蒙亮,哈尔滨郊外寒气逼人。来自武汉翼达建设服务公司的塔吊工人赵勇正紧张作业,安装当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风电项目。
“这身崭新的羽绒工装是厂里配发的。”高空中,他冻得满脸通红却眼中有光。这位中年人经历了一波三折的企业重组,曾两年多未领工资。
“不仅活下来了,且成长势头喜人。”公司负责人感慨万千。从资不抵债,账上仅余9000元,到业务井喷式扩张,年营业收入2亿多,武汉翼达公司已成为法院利用市场化手段化解债务危机,助濒临倒闭企业起死回生的样本。
塔吊租赁龙头遭遇“滑铁卢”
“乱成一锅粥。”想起当年的情形,赵勇仍心有余悸。
武汉翼达,曾是湖北最大的塔吊租赁与安拆龙头,相关业务一度稳居全国前列,在“高光时刻”曾参与天兴洲长江大桥、汉秀剧场、新疆果子沟公路大桥等工程。
然而,随着业务扩张过快,外债高筑,加上管理粗放,资金链断裂,最终企业资不抵债,被迫停产。
2016年,武汉翼达债务已高达13.35亿元,面临400多名债主追债,涉讼80多起,债权人涉及多家银行、央企和大量民间投资机构。数度自救,也因高额债务最终失败。
由于无法正常生产。不少职工两年未领到工资,社保皆无着落,生活陷入困境。
2017年,债权人向武汉市中级法院申请对武汉翼达进行破产重整。
要不要受理破产重整申请?接到案件后,武汉中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法官们对武汉翼达的经营情况、行业地位、资质价值等进行了仔细调查。“该公司拥有两个很有‘分量’的国家级资质,近300名熟练的职工队伍和遍布全国的销售渠道,以及多年积淀下来的有形及无形资产,含金量不低。”
对于仍具有拯救价值的企业,如果能通过破产重整制度加以挽救,避免破产,对债权人、债务人、股东、职工乃至关联企业等各方都是多赢的结果。经过认真研判,2017年6月19日,武汉市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武汉翼达提出的破产重整申请。
抽丝剥茧百般施救
重整之路有两个难点,一是引进合适的投资人;二是制作合适的重整计划。
武汉中院决定按照市场化破产审判思路,结合企业特点引入优质投资人。主要债权人,实力雄厚的中联重科股份公司不仅与武汉翼达有着相通的业务,而且可以弥补其管理、技术等短板,是非常合适的候选人。
武汉中院积极沟通,耐心解答疑问。在法院引导下,中联重科下定决心作为投资人参与重整。
然而,拿出让102位大小债权人、39位出资人、298名职工均认可的重整方案,是更大的难点。
各方纷争暗流涌动,甚至出现矛盾对立。原出资方不愿出局,仍希望利益最大化;银行方要求拍卖抵押资产,能收回多少算多少;重整方中联重科则提出快刀斩乱麻,立刻进驻。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,围坐在一起的80多个债权人吵成一团。
“既要偿债,又要保留住企业现金流,恢复生产……”审判团队与各方开展“头脑风暴”,运用法治思维、市场化思路,反复切磋打磨,弥合难点分歧,劝说大家向前看,以时间换空间。
重整方案逐渐清晰。通过将大额债权人债转股的方式,让金融机构债权人转化为公司股东,这样既能使企业重新获得盈利能力,又能最大程度保障债权人和出资人利益。
2019年年初,重整计划终于出炉,主要思路为:优先债权全额转股权,普通债权分比例转股权或现金清偿,职工债权税款债权全额清偿。兼顾各方利益,这份重整计划获得5个表决组高票通过。
重整后,武汉翼达股权结构发生重大调整:行业巨头中联重科持有超53%的股份,成为控股股东;拥有湖北国资背景的湖北瑞珩资产管理公司持有18.8%的股份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至此,武汉翼达在保留主业的前提下,成为拥有强大行业背景与实力的股份制公司。
浴火重生脱胎换骨
“拖欠职工工资和社保总计1568万元已全部发放。”3月20日,中联重科方代表、武汉翼达重整后的新任总经理杜峰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。据了解,中小债权人的债务也已通过现金基本偿付。
“复产后销售形势喜人。”随着套在企业脖子上的绳索逐渐松开,作为重整方的大股东中联重科敢于投入,不仅更新了设备,而且利用在机械制造行业龙头地位,引入优势资源,在风能、核电等新平台拓展业务。2020年11月9日,武汉中院裁定确认重整计划执行完毕。至此,武汉翼达破产重整案划上圆满句号。
“2021年销售额已超2亿元。”杜峰自豪地说,今年又实现开门红,接连斩获多个新能源大单,国内在建核电站中最大的塔吊安装服务就来自于该公司。
“原公司90%员工仍在翼达就业,职工利益得到充分保障。”3月中旬,走访公司鄂州生产基地的武汉中院清破庭法官王勇非常欣慰。
“武汉中院在这起案件的处理上,展现司法智慧和耐心,把企业扶上马还送上一程。”参与案件的某律师事务所负责人胡涛回忆。重整计划执行期,武汉遭遇疫情,为了企业的工商执照和对公账户早日解冻,法官们一边下沉社区,一边积极沟通相关职能部门。
“对危困企业‘战地救护’,经过‘治疗’重返市场经济的主战场。”武汉大学教授张善斌认为,这起案例,发挥了破产重整制度价值,保护了破产企业的主营业务,并运用市场化方式实现资源重新整合,具有典型借鉴意义。
据悉,武汉中院牵头的“办理破产”领域的考核指标,连续两年在国家发改委组织的营商环境评价中获得高分。眼下,在持续深化破产审判机制改革基础上,武汉中院正积极筹备成立中部首家破产法庭。